當前位置:第一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我穿越成了老年機 > 正文 第96章 獻祭與逃離

第96章 獻祭與逃離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go-->

    龍萱皺起了眉頭,反問道:“爺爺,家中有難,我怎么會走?”

    “要你走就走,別說那么多廢話。”龍懷古打開了辦公室的密碼箱,拿出了一塊呈祥玉決,遞給了龍萱。

    “家里的事你不用管,不過是消耗點時間而已。”龍懷古道,“涅凰族既然知道了你的情況,肯定會在聯席會議上發難。

    到時候,我雖然空有個主席的名號,都不一定能保下你。”

    聽龍懷古的意思,龍萱再不走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了。

    龍萱一頭霧水,推開玉決道:“兩家即便暗地里有些齟齬,也不至于把我怎么樣了吧?再說,龍鳳臺關系到兩家的生死存亡,即便是需要我付出點代價,我也肯定義不容辭。”

    龍懷古嘆了口氣,雙目中寒光閃爍:“如果只是普通的代價,即便你是我的孫女,我也不會護短,畢竟我還是龍隱家的族長,要為家族考慮。

    可是……”

    他停了下來,從桌子下方抽出了一張復印件:“你看了這個就明白了。”

    復印件上的內容正是古籍上關于如何解決龍鳳臺危機的記載。

    凌汐快速掃了一眼,頓時明白了龍懷古為什么要讓龍萱離開了。

    古籍中記載了兩個方案。

    其中一個就是兩家目前在執行的,以兩族人全族血液溫養龍鳳臺。這個方法見效慢,而且會讓兩族人的血脈純度下降。對兩家來說,會造成整個家族實力的重大傷害,甚至是腰斬。

    而另一個方案就簡單了,兩個字:獻祭。

    古籍中寫道修復龍鳳臺還有一個方法,就是獻祭五鳳血脈和九龍子以上血脈者即可在極短時間內完成修復。

    只是這兩個人的性命自然是沒有了的。

    之前說過,兩家血脈覺醒走的是兩個不同的路子。

    涅凰族的五鳳血脈覺醒者數量不少,除了十七年天生完整青鸞血脈的凰碧瓊外,其他人純度低一些,但也是能用。

    而龍隱家卻不是如此,九龍子以上的血脈覺醒者,不包括龍萱這個突然出現,總共不過六個人,包括了龍懷古。

    這六個人都是家族里的中流砥柱,也是華夏軍方的一方大員。

    因此當時龍懷古和凰飛正商量時,兩人第一時間就否定了這個方案,所以決定執行第二方案。

    才有召回族人和封山的后話。

    但是龍萱的歸來卻打破了兩家的默契。

    論身份,龍萱不過是龍隱家的三代小輩,雖然武道境界莫名到了武神境,但是和龍隱家六個大佬長輩比起來,對家族的影響力微乎其微。

    更重要的是,古籍中說,若有青龍血脈者,龍鳳臺轉眼可修復,并且溫養血脈的功效會加倍。

    對兩個家族來說是極大的誘惑。

    如果真獻祭了青龍血脈者,可以預計兩家在短時間內能積蓄一批強大的力量。

    如此簡單的選擇題,是個人都會做。

    龍萱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關鍵,因此臉色有些發白。

    龍懷古沉臉道:“萱萱,爺爺我也不妨跟你說句實話,如果你體內的青龍血脈純度不高的話,作為族長,我雖然心疼,也會讓你為家族獻出一切。”

    龍萱沉默,她想起了,自己展現出青龍血脈后,爺爺興奮和焦急的樣子,之前看來是關心心切,但是其中也不乏確認過后,準備讓自己“獻身”的可能性。

    為家族奉獻一切,是她從小接受的教育。如果犧牲了自己就能解救家族,她也會甘之如飴。

    但是這層窗戶紙被最親愛的爺爺捅破,龍萱不由生出了一絲反感。

    凌汐在她心中嘆了一句:“呵呵,大家族……”他肯定不會讓龍萱被獻祭,因而催促她接過呈祥玉決,走為上計。

    龍萱也如他所愿拿起了桌上的玉決,腳下卻沒有動。

    她注視著玉決上龍鳳造型,突然問道:“那爺爺為什么現在又讓我走了?”

    龍懷古苦笑道:“完整的青龍血脈,是任何東西都沒辦法交換的。就算能讓兩家族人再上一個臺階,也不如完整青龍血脈。”

    “所以爺爺你保下我也是為了家族的利益。”龍萱有點不爽。

    龍懷古道:“首先我是龍隱家族長,然后才是你的爺爺。

    而且我也不能對他們只說你血脈乃是十成的事實,你也知道碧瓊……所以只能讓你快點離開了。”

    龍萱聽出了話里的意思,十七年前的那樁懸案至今未破,當時碧瓊在不小心下展現了完整青鸞血脈,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龍萱點頭表示知道了。

    從小到大,她都沒有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爺爺的慈祥溫柔和對她的保護往往會讓她忽視這個老人的另外幾重身份。

    龍隱家族長,兩家聯席會議主席,炎夏曾經的大將,現在軍部的幕后決策人之一。

    從理性來說,龍懷古做得并沒有錯,但是龍萱還是不爽。

    當然不爽有一部分是凌汐在暗中吐槽扇風有關。

    凌汐也擔心龍萱腦子一熱,就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畢竟她從小是在如此環境中長大,接受的也是這樣的教育。

    他甚至暗中做了決定,如果龍萱犯傻的話,他就只能讓系統抹除了她的自主意識,然后自己操控身體逃出兩家駐地。

    好在龍萱并不迂腐,她不爽后迅速和凌汐交流了兩句,確定了立刻逃離。

    “爺爺,那我先走了。”

    既然決定了,龍萱也不拖泥帶水,朝龍懷古行了個晚輩禮,轉身就走。

    看著龍萱的背影,龍懷古嘆了口氣,閉上了兩天沒有合眼的雙眼。

    當領導,真累啊……

    但是他閉上眼睛沒多久,卻猛然睜開,沉聲罵了句臟話,拉開窗戶直接從窗口跳了出去。

    在他的下方,他就見到龍萱身邊圍了一圈人。

    其中大部分是凰飛正那一支的族人,但是中間有幾個卻是龍隱家的人,其中兩個更是龍懷古的堂兄弟,如今龍隱家的長老。

    龍萱此時正和他們對峙。

    來得真他么快!龍萱剛下到地面,就被人圍在了這里。凰飛正肯定是預先安排了人手。

    凌汐有點緊張,圍著龍萱的人里面,除了一票的武王外,還有兩個是高階武神。

    如此強悍的陣容,龍萱是插上翅膀也難飛出去。

    就算加上他的技能和恐嚇,估計也難脫身。

    而他們的意思,不言而明。

    <!--over-->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时时乐上海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