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第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世紀甜婚:傅少的寶貝妻 > 正文 第338章 不要開玩笑了

第338章 不要開玩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桃井亦終于不壓抑了,埋在他肩頭嚎啕大哭,管家都被觸動到了。

    傅老爺子心疼極了,一直拍她背安撫著。

    等桃井亦哭夠后,老爺子拉著她去屋里坐,心疼的問,“丫頭,你這二十幾年去哪了?為什么成了這樣?”

    桃井亦擦了擦眼淚,低聲道:“那次我跟斯南去參加一場宴會,游說舉辦方投資一個項目,宴會上,我碰到了博內爾克斯利爾......”

    傅老爺子眉頭一皺,“y國那個克斯利爾家族?”

    桃井亦點點頭。

    她將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訴了傅老爺子,包括她來南城的目的,腦里的淤血取出恢復記憶后,暗中偷偷見過傅司言幾次。

    傅老爺子將杯子重重砸茶幾上,氣的發抖,“簡直欺人太甚!我要是當時繼續調查,知道是克斯利爾家搞的鬼,一定跟他們拼命!”

    茶幾被砸的四分五裂,碎片落了一地。

    桃井亦怕他這年紀太激動會傷到身體,忙過去安撫他,“爸,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你注意身體。”

    傅老爺子看著她,老淚縱橫,“丫頭啊,爸對不住你,要是爸當時......我只顧著帶回司言,只顧著忙傅氏了......”

    桃井亦搖搖頭,“爸你別這么說,我知道你是不得已的,就算你查到了,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過去找我的。”

    傅老爺子握著她的手,直嘆氣。

    桃井亦不想他替自己擔心,轉移話題問他,“爸,斯南呢?”

    “斯南他.....”傅老爺子看了她一眼,于心不忍。

    桃井亦心里一緊,追問道:“博內爾對他下手了?”

    傅老爺子難受地說:“他給我打電話,讓我過去找他,我過去后卻發現他......吞槍自殺了,還是當著司言的面。”

    桃井亦瞪大眼睛,以為他在開玩笑。

    “他可能知道你被博內爾帶走的事,又無力救你,所以心里絕望了。”傅老爺子說著這些話,心里疼痛難忍。

    “不會的,不會的......”桃井亦喃喃著,無法相信這事,“博內爾答應我不會動他的,他怎么能死?他不能死......”

    傅老爺子不愿見她這幅樣子,又不得不說:“丫頭,是真的,我沒法騙你。司言看到他父親自殺,受到了驚嚇,幾乎傻了,我怕他出事,讓人催眠了他。幸好他沒有事,長大后很出色,跟他父親一樣。”

    桃井亦捂著臉痛哭,淚水順著指縫滑落,悲傷欲絕。

    她以為受了那么多的苦,自己丈夫跟兒子會好好的,可是她恢復記憶后,卻得知了這么殘酷的真相。

    “他怎么能拋下我走了......”桃井亦哭著,幾乎絕望了,“那我熬了這么久算什么?我還不如死了!”

    “別說這種傻話,丫頭。”傅老爺子安撫她,“當初我以為你們都死了,頭發幾乎全白了,現在看到你還活著,好好的,我不知道多高興,司言也會高興的。”

    “爸,不要!”桃井亦緊緊抓著傅老爺子的手,求他,“你就當我死了,不要跟他說了,他已經夠苦了。”

    “你是他媽媽......”

    桃井亦搖搖頭,落著淚道:“看到他長大成人,過得那么好,我很幸福了,我不想他知道那些事,求你,不要跟他說。”

    傅老爺子心疼她,“他能理解你的,只遠遠看著,你就甘愿嗎?”

    桃井亦只是不停地搖頭。

    傅老爺子不好干涉她的決定,剛想說什么,門被打開,傅司言踏了進來,一眼就看到客廳里的人。

    桃井亦看了他一眼,慌的卻是連地方都沒得躲。

    傅司言眼神沉了幾分,卻還是脫下大衣交給傭人,換了鞋,才進了客廳,犀利的目光鎖在桃井亦身上。

    “司言,你怎么過來了?”傅老爺子招呼他,想把他帶走,“一定餓了吧,我也餓了,咱們去吃飯吧。”

    “吃飯等下。”傅司言挺拔的身軀站那,看著桃井亦,冷沉開口,“她是你請來的客人嗎?“

    傅老爺子點頭,“對對,客人,我們聊完了,她正要走呢!”

    傅司言眉頭一皺,“那她怎么哭了?”

    “啊,這,這......”傅老爺子卡殼了一下,忙說,“其實她是銷售公司的,提的要求太過分,被我罵哭了。”

    桃井亦摸了一把眼淚,從沙發里起來,“傅老爺,打擾你了......”

    她急匆匆的要走,卻被傅司言抓住了手臂。

    “我聽出你的聲音了。”傅司言陰沉地看著她,“你之前給黎歌打過電話,說叫桃井亦。你是韓錦陽的母親。”

    “你聽錯了,我不是。”桃井亦勉強笑著,聲音刻意往下壓了一些。

    傅司言嗤笑,帶著幾分冷意道:“我聽力可沒問題!你為什么來傅宅,韓錦陽讓你來的?”

    桃井亦不敢說話,想掙脫他趕緊離開,手臂卻被他抓緊緊的。

    “行了,司言你松手。”傅老爺子出聲了,他仿佛沒看到桃井亦的乞求眼神,嘆著氣,“她是你媽媽。”

    傅司言一愣。

    他看了看桃井亦,不確信的問老爺子,“你要娶她?”

    傅老爺子狠狠瞪了他一眼,怒道:“胡說什么,她是你親生母親!還有,我是你親爺爺,你該改口了。”

    “......”

    傅司言松開了桃井亦,他捏了捏眉心,“爸,不要開玩笑了。”

    他未婚妻跟人跑了,這時候心情真的不好。

    “我沒有跟你開玩笑。”傅老爺子臉色凝重,他不顧桃井亦的阻攔,將事情全盤告訴傅司言,吐字清晰。

    桃井亦捂著嘴巴,默默地流淚。

    傅司言站在那里聽,漸漸地,臉色一點點冷了下去,徹底被陰霾給覆蓋,一種無形的冷意攏住了客廳。

    講述完后,傅老爺子滿臉愧疚地嘆氣,“我對不起你爸爸,當時我要把你們都帶回來,就不會有這些事了。”

    傅司言倒很平靜,只是說:“我看了一份dna對比,我跟你沒血緣關系。”

    “我知道你那個四弟在查事情,讓人動了點手腳。“傅老爺子說,“我怕你看到dna對比,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說。”

    傅司言貼著西褲的手忽然攥緊。

    他看向還在流淚的桃井亦,“這是真的,還是你跟韓錦陽玩的招數?”

    桃井亦不知道說什么,半天才斷斷續續說出三個字。

    “對不起。”

    傅老爺子忍不住道:“這不是你母親的錯,你別怪她,司言......”

    傅司言沒有怒,也沒有怎么樣,只是臉色很陰霾,他沒聽傅老爺子說話,而是撥了一個電話,讓燕景年來一趟。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时时乐上海走势图连线